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公平正义是社会和谐的前提  

2007-02-21 11:17: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义”的概念只有一个,人们对“正义”的观点却有种种不同。那么,何谓一种“公平的正义”?这在现代思想学术中已有广泛的讨论,尤其在一些市场经济先行的国家。比方说在西方最有影响的、由罗尔斯提出的“作为公平的正义”(justice asfairness)理论,其中鲜明的特色是主张应在经济利益上最关怀最不利者。根据这些讨论,一般认为“公平正义”可分为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涉及到公民的人身及财产保障、良心信仰及表达自由和政治参与等基本的权利,第二个方面是涉及到人们的社会经济利益。在第一个方面应当是所有人都享有平等的权利;第二个方面则容有差别,但是对这些差别必须有一种道德的限制。换言之,现代社会“公平的正义”既不应是“等级的正义”,也不可能是“均平的正义”。

首先,“公平的正义”不是在一种等级政治中的“正义”,而是所有人都拥有平等的政治权利,都应享受公民的待遇和承担公民的义务。政治的权力和责任可以有差异,经济的利益也可以有差异,但公民应当享受的基本权利却不应该有差异。公民在政治上应当是平等的,不应当因权力、地位、财富、名声及居住地域的不同而有差别。“主权在民”之“民”在名分上不再是过去的“臣民”,在操作上甚至也不是笼统的“人民”或“全民”,而应是由一个个独立负责的“公民”集合而成之“民”。建设和谐社会需要全社会的共建共创,需要所有人的有所作为。而这就需要通过公正的制度来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使人们真正能在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事情上做自己的主人。如此才能保证社会的持久活力,并构成人的尊严和幸福的基本要素。

在公民基本的权利上应当尽力求同,一视同仁。但人们经济的收入则可以有差异,甚至可以利用合理的差异成为一种发展和激励的机制。也就是说,我们所追求的正义也不可能是一种在经济利益上完全“均平的正义”。但是,这方面的差异却应该有一些严格的限制,即这种收入差异不应当影响到所有人平等的基本权利的履行;不应当使一些人陷入生存困难的境地,而是能让所有人都能过上一种“人之为人”的像样生活,并逐步达到一种相应于这个社会不断发展和提高的文明标准的水平。如果这种差异已经过于悬殊或来源不当,严重地影响到了社会的稳定与和谐,那么就需要及时地在制度和政策上予以调整。

提出“和谐社会”的目标意味着作为前提的价值理念的一个转变,亦即将社会看作主要是一个合作体系而非斗争体系,由一种以和为贵的思想取代一种以斗为荣的哲学。而如果我们从合作的角度着眼,则应特别注重对弱势群体的援手和帮助。扶贫济弱是可以有不同的理由的,可以是强调斗争的,也可以是强调合作的,其基本的途径也不是简单地“削高填低”,而是主要通过发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通过公平正义去实现社会和谐需要有人们观念的改变,更要通过制度的努力,而且优先的是制度的建设。

当然,追求和谐社会的目标并不意味着人们的利益只有一致的一面,人们客观上也总是有利益不一致和冲突的一面,“和谐社会”不可能通过“和稀泥”来实现。为此,我们就要注意通过公平的“利益博弈”来达到既竞争又合作的局面,如此才能实现“和而不同”的“和谐”之真义。只有公正的规则和程序,方能为一个长治久安的合作社会创造制度的前提。

中国近年来经济有长足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有较大的提高,尤其在东部沿海一带,甚至可以说在走向一个相对“丰裕的社会”。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处在比较贫困的生活线上。仅以教育为例,教育是改变人们贫困命运的根本手段,也是现代公民素质教育和训练的一个基本起点。然而,我们还有一部分地区和人们不易在经济上承担甚至基本的义务教育,而本来是改变命运“希望”所寄的大学,也常常因经济困难而被视为“畏途”,甚至出现了弟弟偷钱供哥哥上大学,姐姐卖身为弟弟交学费、或者有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却不得不弃学,乃至有的父母因不堪负担而弃世的极端现象。在一个社会里如果有一部分人——哪怕只是少数人——陷入这种绝望无助的局面,社会也就不可能达到和谐乃至和平。

总之,我们需要保证和提升低端,也要从经济上支持向高端的发展。制度要体现公正,还要体现一种基本的恻隐之心。我国今年九月实施新的《义务教育法》,将农村的义务教育学杂费全部免除,这可以说是保证低端的一个重要措施,有助于使义务教育落到实处,使即便贫困者也都能具有履行这种义务的能力。同时,我们还应大力帮助贫困家庭的子女向高端的发展,如此方能实现社会的持续发展与和衷共济。中国传统素来重视教育,即便在科举时代,一个贫寒子弟如果表现出读书的特异才能,也能得到从政府到民间的广泛资助。今天我们只应比过去做得更好。今天的高等教育还不是所有人都能享有的,还需要通过考试来选拔,但至少要在制度上保障“只有考不上的,而没有读不起的”。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