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腰疼(复发)  

2007-01-13 20:05: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1年的手术后有过两次比较轻的“复发”,一次是02年暑假翻译一本书,最多每天工作810小时,结果腰疼不止,但脚不疼,去做过几次按摩,效果不佳,但后来在11月到温暖的洛杉矶,有一段时间几乎完全不工作了,好像不久就好了。后来到03年非典开始又坚持每周长距离爬山,估计很好地锻炼了腰部肌肉的耐力和支持力。第二次好像是043月校译稿,腰又疼了,但比较轻,不敢再做,不久也就过去了。后来也爬山走路较多,甚至能够用力举起挺沉的孩子“打马马肩”走长路,五一长假还用4天时间徒步环行了密云水库一圈。

这次才是真正的复发,患得最重最久,是腿先麻疼,迄今未愈,是06年暑假在山东乳山的海边赶写一部早就订约却已逾期的书稿,心想无论如何先写出草稿,约有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工作近10小时以上,同时抽烟,还经常在带孩子去海边游泳时来回“打马马肩”,或有时搬进搬出笨重的电动自行车。结果过了十多天开始觉得左脚有点疼和麻木,还以为是在海边潮湿,过去患过的足底筋膜炎复发,后来又突然腰岔气,一时不能动。但不久又觉好些,直到回到北京,约一周后左脚疼痛才始终不去,看医生后才知还是腰疼引起的反射疼。这两个月一直没有好,自十月中旬去南京武汉后更加重了,可能是在飞机上因机场管制坐得太久,后来在武汉又爬山走路过多过急、且三次或站或坐着讲演,不仅左脚疼,左大腿和坐骨神经也疼起来,且是不管累不累,什么时候都疼,腰也好像支持不起什么东西似的,直立或坐乃至步行稍久,就疼得厉害,想躺下或趴着。

从去年111日起,就基本卧床休息了, 1110日起则因开始激烈的反射疼而不得不绝对卧床,两个多月来生活基本上不能自理。腰疼反射到左腿,从坐骨神经大小腿一直到左脚踝骨外侧,站坐均感腰腿不能支撑,左脚沾地就疼,可以在地板上爬行数步,但稍一抬身或抬头就感腰腿剧痛。肌肉感觉萎缩无力,腿感觉胀痛、烧灼疼;感觉腰椎管内压力巨大。上中午较轻,下中午和晚上反射疼剧烈。两个多月来,经常不得不靠安定和止痛片才勉强短暂入睡。

这期间采取了一些保守疗法(热敷、中药、按摩、针灸、刮痧、拔火罐等),但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有加重趋势。此期间还住过两次医院:一次某康复中11天,病情没有缓解;第二次在某脊柱微创介入治疗中心近10天,采取了一次骶管注射加臭氧,银制针等治疗手段,仍不见效。现在是第三次住院了,住入了骨科,决心手术。

 自感此次复发疼痛的持续时间和剧烈程度已超过2001年第一次手术前的病情。但复杂性在于:各位医生从片子上看多认为腰34、腰45和腰51都有突出,但突出并不严重,但临床的症状却十分严重和痛苦。大夫测量,左腿比右腿已经缩小了一圈。

反省我自己过去的生活方式,自感工作性质与腰有一种相克。只要集中写作一段时间,几乎必然要反映到腰上来,而且有一种滞后性,开始不觉得,等到疼起来又晚了。久坐一定会出问题,哪怕有合适的椅子也不能久坐。而如果椅子不合适,一会儿就不行。而且,尤其是专注的坐,不变姿势的坐,比如坐在那里写作,上网,而坐着吃饭、说话似乎就好些。久站也不行,但因讲课时才会久站不动,主要原因还是久坐。而如果不能工作,我就觉得生命基本失去了意义。除了读书写作,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兴趣和爱好。十多年前,我曾觉得今日“正是著书好时光”,今后却不敢再言集中时间、全神贯注的著书和译书了。

我的生活中也不喜瓶瓶罐罐,不容易按时吃药。也不喜神神叨叨,对中医将信将疑。不懂养生之道。心仪“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我喜欢大动和大静,要末是猛烈持久或对抗性的活动,要末是夜以继日久坐的读书和写作。这如果是在腰以前没有遭受损伤的情况下,或还可以互相调剂,但如果腰已经受损,则两面都会伤腰。对自己的生命不够顾惜,比较野蛮,有了问题处理起来也比较急,总是想用最节省精力、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解决问题。缺乏长期针对性的锻炼,尤其是柔韧性的锻炼如打太极拳、瑜伽。加上总不接受教训,不喜让人帮忙。好一点就常常搬举重物。在已出现问题时,不能当机立断,迅速休息,而掉以轻心,甚至不仅继续原来的工作节奏,还变本加厉。

以后首先是思想上要极其重视保护腰。只有到腰疼的时候才意识到脊椎有多么重要,它是支持我们全身的东西,而且,“脊椎是人体健康的总枢纽,它负责保护人体通讯的总干线——脊椎神经。”“人类80%的慢性疾病是由于脊椎没有得到很好的保健或脊椎受到损伤,导致与之相关联的神经网络功能失常所造成的。”要养成好的生活习惯。以后不宜再集中写书,无论如何不能每天久坐。一发现问题必须马上休息,调整工作和生活节律,避免外出开会、讲演、宴请等自己不易把控的事情。绝不能够连续地累。要考虑到腰疼有一定的滞后性,当时能坚持,后面就糟糕了。以后有些活动或动作也需要绝对禁止,哪怕试一次也不行,例如打网球、高尔夫球,保龄球,扭动或弯腰举起重物的活动。还有打羽毛球、滑雪、球类活动、对抗性运动等。但可以游泳、走路、爬山(避免台阶)。尤其要注意开始做一些增加柔韧性的活动。

我这么多天卧床,虽然也有焦虑的时刻。但毕竟也有收获,我还是利用稍好的时候,躺着读了不少书,尤其在11月平均是日读一书,我读了凯恩斯的著作和传记,读了库切的全部译著,读了克里斯蒂的大部分作品。而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收获。身体的疼痛和禁锢也是人生的一课,使我获得了一些的新的经验。如果说,每位高龄者几乎都是一位英雄,因为每个人的一生几乎必然都要经历许多挫折和痛苦,而每一位高龄者都可以说是不轻言放弃者,仅仅他们的活着就是一种英雄事迹。而那些长期遭受病痛折磨而仍然不懈地工作、努力带给我们感动和快乐的人们,就更值得我们尊敬了。我想起了一些上一代或这一代的朋友:想起了沈君山先生,他67岁中风,后通过复健训练,仍活跃地奔走于两岸之间,并整理和新写了许多美好的文字,收集成浮生多记,一年前他再度中风,几乎不再能行走,他的散文“二进宫”仍获得了2006年度最佳散文。我想起了史铁生,他在二十来岁“最狂妄的年龄”就废了双腿,而几十年来“死”也一直紧“贴”着他的生命,但他的确命硬,是真正的“铁生”,无比顽强地写出了许多美丽动人的作品。我还想起了何兆武先生,他去年的《上学记》不胫而走,在他谦和的一面也显示了他峥嵘的一面,而八十多岁高龄的他去年就动了两次手术,一次骨折,一次心脏手术,他告我现在已恢复到可散步三四十分钟,“只是烦恼每天要吃三次药,每次有五六种之多。”

我要深深地感谢我的妻子,感谢我的亲人,感谢经常看望和看护我的学生,感谢我的朋友们,虽然我尽量不告诉他(她)们,但他(她)们一旦得知即表示了深切的关心和帮助,给我介绍医生,甚至有些还执意给我们治疗和安排生活的费用。我相信上天是公平的,我已经得到过许多幸运和幸福,而即便从病痛中,我也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