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腰疼(初起)  

2007-01-13 19:35:2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腰疼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在部队打山洞时腰受过损伤,后来每碰到受凉或者腰肌劳损,就常常患腰疼,每次疼的中心点都是同一个地方,持续十天半月不等。但往往休息几天就能好。

这次腰疼却几乎伴随了我在南极的整个过程,而开始疼则是在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场的训练,那几天住的宾馆暖气坏了,又不能洗澡,而白天的训练又常常是一身汗水,尤其在最后的一天,我们到亚布力火车站乘车,当时气温低到近零下二十度,感觉非常冷,车站候车室里没有取暖设备,候车时间又比较长,所以回到北京后就着实疼了好几天,有一个晚上腰疼得像要断似的,一晚几乎没怎么睡着。赶紧治了些天,到出发的日子也没有太好,临来南极前一天的会议我只参加了半天,新闻发布会和晚上的宴会都只好告退,最后在北京临行的近二十个小时,我是一个人在床上躺着度过的。

所以这次到南极,身体上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件事了,我准备了同仁堂的狗皮膏药、坎离砂等好几种药物,还有几种护腰的工具,尤其担心在路上要飞行好几天、几万公里,我担心一直坐在狭小的座位上是不是能受得了。还好,这次漫长的旅行腰基本经受了考验,除了在巴黎机场等候的十来个小时比较难熬之外,大部分时间通过不时走动、自己按摩和保暖,使腰基本上没有太剧烈的疼痛。在巴黎机场坐着写日记的时候,唐老鸭看我带着一副护腰带,就像残疾人似的,觉得很奇怪,拍了一张照片,取名就叫“腰”。

在来南极的最初的日子里,我在外面活动得多,也许还加上一种新鲜感,我甚至一度忘记了自己的腰,也就是说,它一直还不错,除了有时一种姿势坐立稍久,还会感到疼痛,但我开始坐得并不多。我曾经在大风雪里绕行西湖周围的山麓,在雪雾中登山,在风雪中跋涉十一个多小时:穿越滑漉的雪岩和泥泞的沼泽。我也在野外独处四十八个小时,在冰冷、怒吼的寒风中无法用任何方式取暖,冻得十几分钟就得从“小屋”中出去跑步;我也曾在劳动中钻进储油罐中刮扫废油、清理垢物,在清除公路上雪坝时,几乎一个下午都在抡动大镐。一段时间里,我还坚持几乎每天在零度左右的海水里作夏日的“冬泳”。虽然晚上还是感到疼,有时得用电脑中频治疗仪做一些治疗,但总的情况还是不错。刚来两天,老鸭又给了我一张硬板,可以垫到床上,就成了一张硬板床了。

我想,我的腰最怕的可能还是久坐,尤其是静止不动的一个不舒服的坐姿过久,所以,我最怕的是开会,毕竟在家里我有比较适合我的椅子,而且可以不时起来活动,我最不喜欢时髦的皮制转椅,老板椅,它们常常并不适合我的腰,我倒是挺怀念我读大学研究生的朴素、轻便和简单的折叠椅,它的背部拱起,正好能托住我的腰,而且,看书写作累了,我可以不起来就轻松地使椅子随我的身体一起往后仰,从而变换一下姿势。我想我的腰、我的身体天生是最喜欢户外活动的。有些会不开不行,尤其是现代政治的民主、议事和妥协少不了开会——如果你不想打仗的话。但有时我也觉得,有些无益的会议也是人类发明的、对于某些人(就比如我)的最可怕的刑罚之一。开会你也没办法选择你合适的椅子,有时恰好是豪华的会议室的椅子,却最不适应我的腰。我最怕坐软沙发,我喜欢的是背后略微拱起、位置能正好托住我腰的硬木椅子。好在在南极没有多少会,有会时间也不长,椅子也还不错。总之,我一直还能凑乎。

临到过春节,我的腰却剧烈地疼起来了。也是怪我自己没有当心,初一那天下午,我们到智利站体育馆活动,在两个小时里接连打了羽毛球、排球、篮球和乒乓球,尤其是打篮球的时候,是和乌拉圭队对垒,他们人高马大,以踢足球的气力、有时还用踢足球的姿势与我们对抗和冲撞。结果打完球就觉得腰很疼了,回来我却还去“冬泳”,那天又正好我帮厨,在洗澡前我又到食品栋的冷库里扛了一箱冻肉过来。结果傍晚腰就疼得不可收拾了。马上想了各种办法,试贴狗皮膏药等膏药、用周林频谱仪烤、用坎离砂热敷,都再也没办法阻挡腰疼的剧烈复发了,结果正好过年的那几天,除了勉强起来吃饭,我多半都在床上躺着。

后来稍好,开始散一会儿步,到了初五,再也按奈不住自己撒野的心,跟老鸭去爬了岩块峰,意犹未尽,我又独自再往前去,去爬了半岛的最高峰——霍拉修岩峰,来回三四个小时,虽然免不了腰疼当晚又一次加剧,却非常尽兴。仔细想想,走路、爬山也不是对我的腰的最大威胁,有时活动当时疼点,过后可能还有好处。我最怕的还是久坐不动,尤其是在坐椅不适、坐姿不对的情况下。那几天就连吃饭的短短十几分钟里,当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还是几乎站立不了,要愣好一阵神才缓过劲来。

于是,当腰疼的时候,对我妨碍最大的就是坐着写作了,有一次我硬是坐了可能半个多小时,结果却发现自己想站起来都站不起来了,我伏在桌子上,撑着桌面终于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挪不了一步,腰就像已经断了,静立了好一阵,自己再揉搓了腰部一会,才移到近在咫尺的床上重重地躺下。后来坐车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会好一阵站不起来。

当稍好可以出去活动的时候,不能写作也还是让我够烦恼的,到今天下午,我突然想到可以搬一张椅子放到桌上,马上就可以开始站着用电脑写作了,试了一下,果然可以,速度还挺快,经常活动一下,腰也能受得了,于是大喜。

现在这篇“腰疼”的文章就是我在这里站着写的第一篇文章。不管怎样,我还是挺感谢这腰,它还是挺争气,它疼着、却还是支撑了我的南极行近两个月来的白昼奔波和夜晚劳作,不过这次回家我想应该好好看一看我的腰了,以前都是腰疼起来再想办法治一治,不疼就不管了。这次我要去拍一次片子,找一找专门的骨科大夫,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而这篇文章也许还可以作为我的病情的一个自我陈述给大夫瞧瞧。

 

写于200122日夜(又及:我从南极回来的路上,把所有的护腰物都弄丢了,于是自我安慰说,我的腰也许要好了。)

补记:可惜后来腰并没有好,后来发展到不仅腰疼,腿也激烈地疼起来了,去医院看,才知道是腰椎肩盘突出,所以,严格说来不止是“腰疼”,而是“腰腿疼”,但疼源在腰。此后一直时好时坏,到当年8月份,终于做了第一次手术:连硬麻下行左侧开窗L45腰椎间盘切除术)。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