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让各种价值追求各得其所  

2006-08-05 06:46:56|  分类: 时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网上读到暨南大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周继武谈他去北京国家图书馆借书的一次经历:他要借阅一本陈筑山的著作《国族精神》,典藏阅览室规定每阅览一次收费5元,只能用扫描仪扫描了再打印,每页5元。而且他遇到的工作人员服务态度奇差,第二次阅览时久侯不得其书,最后跑上跑下,包括找馆领导求助,等书最后到了也已快到了下班时间,只好扫兴不看。而其他读者也有类似的经历:有时要等候三四个小时才到书,且有些书单屡屡被莫名其妙地拒绝。周六、周日基藏库不开,一般的书复印一页也需要0.5元,比外面贵几近十倍。存包费每次每包0.5元,办中文图书借阅证保证金100元,外文图书借阅证保证金1000元,还不是谁都能办,办理中文图书第一外借库借书证的条件是:必须是在京的中级以上技术职称者,处级以上行政职务者,或就读研究生以上学历者;这后一条在办理外文图书借书证时还要是在京就读博士生以上学历者。办证只是入门的初步条件,馆内各室还有不同的规定或收费。周继武不禁感叹地批评到:国家图书馆将国家藏书变成了奇货可居的垄断资源,将图书借阅演变成“租书”“抵押”了,且限制或剥夺低职位、低职称、低学历者和外地人的阅览权或外借权,这无疑是对公共图书馆理念的践踏和对中国图书馆事业的误导

这使我不禁回想起了当年的老北图,七十年代后期,我在内蒙古当兵,路过北京,往往会在当时还在北海公园旁边的北图凭军人通行证借阅书籍,呆上一天半天,那时还是手工传递,看到员工对图书的熟悉和热心,气喘吁吁地将书迅速送出,不仅心生感激和敬意。后来我到了北京,更是经常去北图,尤其是它八十年代后期刚刚搬到紫竹院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几次。那时包可以带到每个阅览室自己用钥匙免费存取,你可以感到那里有一种静谧的书香气息。

而这些年世界的确好像是大变了,到什么地方都要讲钱,什么地方都好像成了市场。但其实有些“公共物品”必须是政府免费或低廉地提供给所有人的。公共图书馆自然也应使其文献尽量方便、快捷并且免费或低价地服务于公众,它应当以加快流通、使看书的人多为荣,而不仅仅是以保存和收藏为能事,更不能将自己掌握的图书资源变成一种给自己带来好处的生财之道。而我们的确还可看到这种情况:有些图书档案资料借阅起来比什么都难,而保管其实又不善,任其在地下室霉烂而不肯示人。作为国家图书馆,自然有为国家保存文献的功能,但它同样也有为公众服务的功能。

而最让人担心的问题是,有时其实是借管理自己掌握的社会或公共资源之名,而行为自己或小团体牟利之实。的确,政府所能给予的公共支出的经费总是有限的。一些态度不好的员工或有抱怨,觉得自己挣钱少,而领导也有压力或自己的算盘,于是要拼命创收。结果,我们的一些学校不像学校,医院不像医院、图书馆不像图书馆。

这使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即社会使其成员“各得其所、各取所需”的问题。人和人是有不同天赋和个性的,各人的价值追求也不会一样。这些价值包括权力、金钱、荣誉、名声、安全、闲适、健康、娱乐等等,不一而足。有的人可能更看重权力和金钱,甚至以之为自己惟一的追求,而有的人可能因为自己的才能和趣味不同,更看重一种稳定、安全,一种天伦之乐,或者更看重一种文化的气氛,有自己比较充分的闲暇。

所以,政治社会应当建立和完善一种比较方便合理的流动机制,以使各种秉性、旨趣和才能不同的人尽量能各得其所、各展其才。制度建设要尽量使择业者能按自己的旨趣分流,让各种价值追求各有其位置,而不是功利滔滔、权力至上,而各行各业也都能以自己好的服务得到相应的报酬和尊重。由于权力和金钱是最能换取其他资源的资源,所以还要特别注意限制权钱的不当交易。

而这也包括个人应当健全自己的心态。要仔细想想,我最看重什么?我到底要什么?为此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比较合理的设计。当然,由于金钱是比较容易置换成其他资源的,而一定的安全稳定也是所有人的一个生活底线,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有所追求。但这里也还是有差异,在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各人最喜欢什么还是会有不同。如果要尽量兼顾,也还可以考虑在自己的一生中做一种分段的设计;或者在一个家庭中做一种分工的设计,如丈夫挣钱、妻子有一份相对清闲的工作。总之,我们务必不要使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得不到满足,把达到目的的手段最后当成了目的本身。

我在哈佛大学访学的时候,曾见到一些很能干的女士在那里做很普通的秘书,她们如果到商业公司或政府部门,肯定可以得到更高的薪水或更大的权力,但她们却宁愿在这里任职,因为她们说在这里可以就近感受和欣赏这所著名学府特有的一种文化气氛。当然,这里的确要有前提:她们的生活还是能保证在一定的水准之上。

我们的社会正在走向一个越来越价值分流和多元的社会。人生短暂,而又惟有一生,我们自身也应当尽量认清自己,我们究竟想要什么,是更想要安闲、稳定、健康、独立、自由、还是权力、金钱和名声。而且我们——至少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不可能什么都要,什么都有。我们不能不有所选择——有所放弃也有所追求。我们最好能使自己的谋生和兴趣合二为一。当然,我们又要善尽自己的人生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