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野外探险与尊重生命  

2006-07-11 15:07: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五一长假,一支徒步穿越内蒙古库布齐沙漠的探险队遭到了意外:其中一个女孩小倩突然倒下,最后死亡。这一韶华永逝的不幸事件不仅给她的亲人、队友带来了悲伤,也令知道此事的人们感到心疼。她可敬的父母亲友虽然尽量低调、尽量不影响和麻烦别人,但我们还是能感到他们内心深深的创痛。

生命宝贵,我们不能够轻掷而必须十分的珍重。我们可以从这次小倩的死吸取不少经验教训:比如说我们要尽量充分了解自己和队友的体能情况,也要充分了解所要探险的地域和气候特点,以制订切实可行、且留有余地的计划,并尽量精心地做好各种准备和做好救援措施的预案等等。这次小倩中午发病,次日拂晓才得到外部的救援,虽然许多人尽心尽力,但整个过程还是暴露出我们个人、群体和制度的救援都还有经验和准备不足等许多问题,有的方面甚至可以用“混乱”来形容。 

我们必须珍惜生命。不过,我在这里更想说说的还是我们不要因噎废食。因为,尊重人的生命中的一种探索精神乃至冒险冲动也可说是“尊重生命”的应有之义。没有探险,就不会有新大陆的发现,就不会有许多世界记录的打破;而即便世上再没有什么新大陆和新记录,也还有一种生命力需要释放、有一种冒险的冲动需要满足。我们甚至也不能否认,有些人宁可过一种有可能壮年死于沟壑的冒险生活,而不愿过一种一生谨小慎微、高年老死床第的生活。他们渴望一种生命力的冲刺乃至要将其逼至极限。他们希望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自然风景,更希望自己的生活中有常人没有的生命风景。所以,我们不可机械地理解“尊重生命”,明白容有个人生命探险精神的一定活动空间,本身也是一种“尊重生命”。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生命宝贵,防范我们生活中的不测灾害已经够我们费劲耗力了,为什么还要主动去冒险?一个人完全可以最重视安全、过一种尽量排除危险、甚至拒斥野外经验的生活。但客观上说,如果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成员全都没有野外涉险的冲动和活力,那还是让人感到担心甚至悲哀。这样冒险的人和行为并不一定要很多,但一个民族有一些这样的行为,可能恰恰说明这个民族有一种压抑不住的活力,有一种保留了生命原味的野性。

中国的“千年”和“百年”传统其实在某些方面是有些压抑这种生命的个性和野性的。我们已经因为过分循规蹈矩而变得有点文弱了。尤其城里的孩子有可能被呵护得太好了。据说有的大城市因为中小学春游出过事,结果就禁止中小学校组织集体春游(春游还不是冒险),结果上百万的孩子到了春天就只能乖乖地呆在教室里。而过分呵护的一个结果是,我们孩子的生存本领就相对柔弱。几年前,曾有中国和日本的小学生一起组织拉练,结果我们的孩子在吃苦耐劳的能力、团队精神和组织纪律等不少方面都明显不如对方。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醒。还有的大学因为有学生偶然在校园边出过事,就将校园里大片极具自然美的青青草木和荆棘一概刈除,这看来也是反应过度。

而且,有些因噎废食的禁令或措施我怀疑其主要动机与其说是尊重生命,不如说更多的是出自害怕承担责任。而这里我还想说明一点我个人的看法就是:组织非成年人的可能有危险的集体活动当然要非常谨慎,但对那种成年人自发组织的、在工作时间之外的野外冒险,则应基本上视为一种个人行为。他们并无义务向你汇报他们在工作时间之外的旅行或探险计划。而是不是恰恰在你治下的单位里多摊着了几个比较喜欢冒险的人,你其实也无法得知。所以无论发生什么结果——荣誉还是灾难,也的确应是由他们个人来承受主要光荣或负担主要责任,而不必太与单位责任甚或社会形象挂钩。那种自发和分散的民间冒险并不是社会或单位的行为,所以,真的有事了,我以为也不必多去追究单位或社会的责任。社会或工作单位可本着一种人道主义的精神认真善后,却不必将其视作单位和社会形象的严重受损。

其实,有一定的探险活动还能增加我们的救援经验,促进改善我们的救援体制。有一些冒险活动固然增加了危险的机率,却也对如何改善社会的救援机制提供了机会和挑战。而灾难固然可以尽力减少,却决不会绝迹。即便做最精心的准备和防范,有些灾难也还是可能发生。我们要极其慎重的计划和精心准备涉险的活动,力求“万无一失”,但还是要做好承担第一万零一次的失败准备。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偶然性,我们不管如何回避灾难,灾难也还是有可能主动找上门。而有一些小难的历练或还可启示我们如何避免大难。

在上述不幸事件之后,有关部门很快关闭了对库布齐沙漠自发组织的探险,我愿这只是暂时的、而非永久的关闭。我想,鼓励一定的野外冒险活动当然并不是鼓励莽撞。在做出任何冒险行动之前,我们都要设想出多种退路,准备好多种自救和互救措施。最大胆的人也应当同时是最胆小的人。我们看历史上那些成功的探险家,他们其实多做事谨慎细心,当然,他们首先也是极具冒险精神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