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朝歌》序  

2006-06-24 09:39:43|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歌是殷商的首都,它离我们已经很远了。

王国维曾有一独特的见解,认为中国历史上政治与文化的变革,最激烈的时期不是一般认为的“春秋战国”时期,而是“殷周之际”。

但是,殷商的文字材料留下来的很少。

留下来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材料,还多是负面的。

而让我们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位最后的亡国之君:商纣王的故事。

留在我们记忆中的是一个昏君、暴君的形象。

但他真的是那样残暴昏庸吗?或者说,在这一面之外,他还有另外的一面?

《论语》中子贡有一句话,他说:商纣的坏,其实并不像传说的那样厉害,只是一处下流,天下的恶事就都归他了。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

不过这历史还是会透出一些可以做别样解释的微光。

有一些晦暗不明的地方还可以用想象来填补。

甚至一种晦暗不明恰恰可以刺激想象的力量和扩张想象的空间。

而殷商人的世界本身也是一个相当富有想象力的世界,一个富有神话色彩的世界,一面是虔信上帝和超越世界、一面是野性、豪爽和生命力洋溢。

至少有一点王国维说得非常有道理:那时的中国人和后来的中国人相当不同。

就说喝酒吧,那时的人好像是从上到下都喝疯了,以致《尚书》这样有关一国大政的书中有专门的“酒诰”:周公在其中严厉训诫周人不要像殷人一样酗酒,再抓到“群饮”的人就要杀掉。

后来的中华民族就渐渐变得比较文质彬彬了。

后来好像还有未脱蛮荒的俄国人和美国人也那样喝过,俄国人喝得有时醉醺醺地冻死在雪地里,美国喝得一度将禁酒也看作举国大事。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酒神是狄奥尼索斯,酒的传统是狄奥尼索斯的传统。

在中国,这一传统大概在殷商之际就断了。

还有神话,随着实用人文精神的大张,也慢慢地衰弱下去。

现在,这里是一本年轻人写的《朝歌》,它也许有助于我们重新走入一个想象的殷商世界,一个神话和酒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