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调整一下如何:经济左一点,政治右一点?——谈谈斯巴达的混合政制  

2006-06-19 10:34: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位社会学家曾谈到当前中国社会的状况是政治左而经济右,并认为这是一个比较糟糕的结合。我想,这可能是中国改革“路径依赖”的一个结果,在一个时期里也还取得了相当的成绩。但今天暴露的问题也已经很多,比较突出的是贫富差距急剧扩大而体制改革却停滞不前。现在应该说已到了一个亟须考虑调整关系或继续改革的关口,那么,政治往右一点,经济向左一点,行不行?以下是我对古希腊斯巴达混合制度的一点观察,它和今天中国的情况当然不同,但给我们的启示也许是: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全单纯和整齐划一的制度,而是可以混合和不断调整的,只是要看混合得好还是坏,以及能否因地制宜和与时俱进。尤其是处在本身就趋于价值多元或分裂的现代社会可能就更是会如此,像美国社会学家贝尔就曾主张一种文化上的保守主义、政治上的自由主义和经济上的社会主义。谨提出以上问题,希望听到意见)

 

在人们的根本价值追求和基本社会组织方面,第一个问题是:雅典还是耶路撒冷?亦即是更重此岸还是彼岸?更重个人的得救和永生还是社会的改良或完善?在西方人历史的两端看来是更重雅典,而在中世纪一段时间则是更重耶路撒冷。

   而对更重尘世的人们来说,或许还有第二个问题:是雅典还是斯巴达?或者说,是更重卓越、自由、潇洒、审美、艺术、享受、精致、优雅、多样;还是更重平等、稳定、道德、淳朴、安全、坚定、勇敢、单纯、团结、统一?由此也将产生基本社会组织和政治制度的不同。

   和实行相当彻底的民主政制及生活艺术多元的雅典比较,斯巴达构成了对立的一端,但仔细查看它的制度,也并不那样单纯。或者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单纯的制度。古代斯巴达的社会结构大致是分为三种人:最上层是斯巴达公民、他们享有政治权利,是军人和统治者,是真正的斯巴达人;下面则是麦西尼亚边民,他们是自由民但没有政治权利;最底层则是作为奴隶的希洛人,他们大部分从事农作,其收成的一半要交出来。

但下层、乃至希洛人的日常物质生活其实过得比斯巴达人要好。他们虽然并不总是有稳固和根本的保障,且要拿出自己的一部分收入来供养国家,一般却还是可以过自己的小日子,有自己的“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平常的衣食住行大概还要胜过他们的统治者。

而斯巴达人却必须从小起就过集体生活,吃公共食堂,而这种食堂里的饭菜据说难于下咽,一个外邦人说必须先跳到水里把自己游得饥肠漉漉之后才能吃它。他们还要负责扛枪打仗,却不能有自己的产业、甚至不能有自己的正常家庭。他们在自己内部实行一种“共产主义”,这种“共产主义”不是在全社会实行,而只是在少数统治者中间、低物质生活水平地实行。从个人生活、尤其是经济生活——这也是日常生活——而言,斯巴达人看来不仅没有被他们统治的人那样有钱,甚至也没有他们那样自由。

但斯巴达人享有社会最高的荣誉和权力。权力、名声和财富这三种主要社会资源在斯巴达那里看来是分开的,有权力和名声者个人并不拥有财产,而有财产者却不拥有权力和名声。那么,你更愿意要什么呢?一位现代古典学者基托讥讽地说,许多更重物欲的现代人大概会羡慕希洛人。另外,这种统治者贫穷的情况是否也可以稍稍安慰下层无权的被统治者?甚至如果允许选择的话,各种人也能由此达到一种各得其所?

斯巴达从社会生活来说,集体的专制者本身也像是被专制,而从政治制度言,则并没有个人的专制者,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没有专制者的专制”,是一种法律和习俗的专制——虽然这些法律可以追溯到一个传奇人物吕库古,但他的工作也主要是立法。这里我们将说到斯巴达的混合政制,这种混合政制对后来的国家,比方说古罗马其实颇有影响,西塞罗甚至说这是一种最适宜的制度。

在斯巴达那里,同时存在着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斯巴达有国王,但奇怪地是,并不只是一个国王,而是双王。这种二元性看来是为了防止独裁。国王平时并没有多大权力,但斯巴达人作战时会择其一担任最高军事统帅,这时这个被选定的国王就拥有比较绝对的权力,虽然还是有监察官跟着并可能“秋后算账”。斯巴达还有一个元老院,由28个有功绩和经验的年长勋贵加两个国王构成。元老院可以决定政治议程,这当然很重要,但最后的议决还是要经过公民大会。如果说,进入元老院要有一定功绩、德行乃至年龄的资格,担任监察官则是所有公民都有机会,因为监察官是每年一换,且似乎是通过抽签。而且元老也是由全体公民来选举,这些就都构成了斯巴达政制中的民主因素。斯巴达也拥有相当的政治和言论自由,集会上不仅让本邦公民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意见,也让对立的外邦使者平等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所有政治问题——包括外交、战和问题都是可以讨论的。

在对政治权力的驯化方面,首先,斯巴达是实行法治的,没有任意的权力,无论国王、元老还是监察官,都无权随意改变法律;其次,权力是分散的,没有一种专制专断的权力。在斯巴达有三种权力的各自分立和互相制衡:国王主要是掌握军事权力和作为国家代表;元老则作为统治的少数精英处理日常政务,并在民众和国王之间实施平衡;而公民大会及监察官则代表多数和民意。

这样,斯巴达人可以说在经济和日常生活中是“专制”的,但在政治生活中又是拥有一定民主的——或毋宁说,他们在两方面都是平等的。所有人在经济上都趋于平等,平时的权力和荣誉可能也是趋于平等,差别仅限于主要由勇敢和德行带来的声望以及政事的主导权。整个制度是一种全面的安排人们生活的集权主义,但无论那一个人又都没有绝对的权力。你甚至可以用今天的话说它是“政治右倾,经济左倾”,或更确切地说,是“政治中右,经济极左”,那么,比这更理想的状况是否是在政治上向右再跨前一步,而在经济上则从左翼退后一大步?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