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法兰柴思  

2006-05-30 18:35:14|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兰柴思是英国侦探小说女作家铁伊笔下的一座古屋,住在里面的是一对母女。她们深居简出,很少和外界来往,似乎就要如此终老于这所老宅子了。这母女还保留有一种老派的英国作风,虽然她们其实没有多少钱,但在人们的眼里,“任何拥有含六个烟囱的房子的人就叫富有。”(而富人犯罪显然要更让人愤慨)。她们几乎一切事都自己动手,和其他人保持着一种互不冒犯各自隐私和尊严的距离——而这其实是最容易冒犯别人的,即便在距离感较强的英国人中也不例外。甚至在她俩之间也看似有一种冷淡,谁有点小病,就自己躲到屋子里呆几天,决不总粘在一起。尤其母亲还表现有一种冷冷的犀利和骄傲的沉着,对一切飞来灾难都敢于承受。

而有一天真的飞来一横祸,有一少女控告她们绑架并鞭打她,强迫她做女佣。警察以证据不足,拟不予起诉。但有发行量甚大的小报以正义之名详细报道,刊出女孩和老屋的大照片,继则群众通过聚集在老屋周围,乃至越墙、砸玻璃,在墙上刷出“法西斯”的大标语表示“义愤”,又有一向坚持人道主义和同情弱者的主教在严肃的杂志上表示深切的同情,还发现了新的“证据”,起诉以至定罪越来越成为可能。

而真相其实是,这女孩因为自己寄养的家庭的大男孩恋爱结婚,感到自己不再处于关爱的中心,于是跟一生意人搭讪,最后与其双飞到了哥本哈根同行同宿,假期回来后想找一个现成的借口向家人交代,便诬这母女俩绑架。恰巧又有一些机缘凑巧使人相信其谎言,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使人相信的“证据”却还是她的一副天真烂漫的面容和表情。这使许多人非常同情她,她甚至在被揭露之后仍是一脸无辜和不在乎的样子。

这会不会是作者的虚构?犯罪有没有一种遗传的因素?看似天真烂漫的少男少女会不会做这样的事?十三、四岁似是一道坎,在此之前的所有孩子每一个都真正是天真烂漫的。而过了十三、四岁之后,遗传加环境的因素像是突然一下发挥了作用,使人显出多种差别。虽然极少极少,但的确有那种在“天真烂漫”、十足无辜的表情之后的心计之深纳周密和心狠——虽然那“心狠”也许只是一种对自己言行将对别人造成的任何伤害完全无动于衷的自我中心,于是个别人说任何谎言都可以“脸不变色心不跳”。

但是,虽然有些犯罪发生或得逞,遗传会起作用,也还需要一些时代的因素。在这个故事中,一份英国西部最新发展起来的小报《艾克—艾玛》起了很大的作用。这家小报的办报宗旨是,以两千镑的损害赔偿换取五十万镑的发行量绝对值得,于是它可以用最醒目的标题、最耸动的图片,配上最轻率不负责的文字来报道到手的消息。而即便是英国人,也还有许多人相信,只要是报纸上说的,那就是真的。至少“无风不起浪”吗。

当然,这种谎言能蒙骗许多人,但还是不能蒙骗一些富有阅历和直觉的人。谎言若细心追究,总会有许多破绽。在《法兰柴思事件》中,由于律师的努力,更由于一些好运,真相终于被揭示。

正义胜利了,但法兰柴思古宅也还是被烧掉了,就在这母女胜诉的前夜。这是一个象征。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