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你活,也让别人活”(live, let li…  

2006-05-16 21:07:00|  分类: 时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去天则所参加一个有关核问题的专题讨论。我以为我们对今天仍然隐藏的核危险可能是估计不足,尤其中国,实际处在一个核包围圈中,现将我为这一专题写的有关文字发表如下)

 

冷战结束,大国或国家阵营之间的对峙态势化解,冲突减弱,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的安全无虞。核武器——这一达摩克利斯之剑仍然悬于人类的头顶,它对生存的威胁依旧存在,而且,随着剑拔弩张的威胁话语减弱,人们还可能容易轻视和低估这种危险。今天自人类第一次使用核武器已经过去一个甲子,核武的核心技术早已不难掌握,而在这世界上还是存在着比较绝望的人群乃至国家的情况下,铤而走险的可能性也就总是存在。所以,如何避免核战以保障生命,依然是我们必须正视的重大课题。

当前世界的核武问题比较聚焦于亚洲。如果说东亚的朝核问题还带有意识形态冷战的遗迹,西亚伊朗的核问题则更像是宗教、文明冲突的先声。而南亚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也在竞赛中“闯”进了核俱乐部,中亚则还有前苏联遗留下来的核问题。如是观之,居于其间的中国无论从大国义务还是从地缘政治来说,都必须承担颇重的责任。

 

 

处理核武器的理想途径当然是所有民族国家都能平等地参与决策,最后建立一个有力的世界政府,主持销毁所有的核武器,并严格监督所有各方不再研制。但从现实的情况乃至可以预见的将来看却没有这种可能。

就像所有国家在世界上的发言权事实上并不是完全一样的,甚至有“小国无外交”、“弱国无外交”一说,任何一个国家大概也都不会完全平等地关心他国利益像关心本国利益一样,关心他国公民像关心自己本国公民一样。我们至少目前不能抱这样良善但却不切实际的“世界大同”愿望。但我们可以努力强调一种“顾及原则”,即在追求自己国家的安全和发展时,也要顾及他国的安全和发展,顾及人类大家庭的和平共处和共同生存。在较高层的利益,在使一个国家繁荣发展的方面更维护本国的利益也许在所难免,但在生存的底线上,应当努力将自己的生存和其他民族的生存同等看待,即努力追求一种并非高限的平等,而是低限的平等;一种如孙中山所说的并非“齐头的平等”,而是“齐脚的平等”、“立足的平等”。这种底线平等也就是生存的平等,“你活,也让别人活”(live, let live),而且要让别人按照自己所意愿的方式来活,只要这种方式不对其他的生活方式构成威胁。

这样的话,虽然一个国家无疑会特别关心自己国家的安全,但如果因为自己实力强大,就将本国的安全系数设得过高,高到危及别国的基本生存利益,甚至为此不惜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那么,它就有违“顾及”原则、有违底线的平等生存原则了。因为“顾及”本来就意味着“顾忌”,要“顾及”他方生存,也就要“顾忌”自身行为。“顾及”原则要为一个国家的行为设下底线,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最强大的国家,也不能够无所顾忌,为所欲为。甚至即便是比较有理由的打击,有时也要考虑“投鼠忌器”。

虽然冷战结束,世界的形势大变,但在“世界政府”这一点上我们今天看来依然处在和罗素当年一样的困境。控制核武、保障和平最理想的当然是结束国际之间的无政府状态,是有一个“世界政府”,但在目前,乃至看得见的未来,我们看不到有建立 “世界政府”的可能,人们目前可能还是只能期望某一个或几个大国来充当“世界宪兵”的角色,但我们要始终警惕:这种角色功能可能会因与某一个或一些国家的利益纠缠而有丧失公平、公正的危险。

所以,控制核武的责任是应当和国家实力、权力成正比的。“顾及”或“顾忌”原则对大国就比对小国、对强国就比对弱国有更高的要求。掌握核武的大国、尤其是今天惟一的超级大国应当负起自己的责任,包括负起某种“道德代理人(moral agent)”的责任。如果它或它们不够负责,其他国家就还要努力监督和敦促它们负起责任来。今天的人们一方面是要努力防止核武器的扩散,限制尚未掌握核武器的国家研制和开发核武;但另一方面,那些已经掌握了核武器的大国就应该承担更高的责任,它们甚至应该意识到,它们今天所掌握的庞大核武并不完全是属于它的,在某种意义上也应是属于全人类的,它们在某种意义上只是代管者,其他国家为此付出了不再研发核武器的代价。所以,它们不仅不应当只为了追求自己国家的利益而利用自己手中的核武器,还应当努力化解任何一个地方出现的有可能导致使用核武的紧张局势。

核武器目前依然是威胁各国安全和全人类生存的最大危险。其他许多事情也许都可以“试错”,但核战争有一种“不可试错性”。它问世不久的、技术粗陋的第一次使用终结了二战,而在经历了极大的技术发展和储备之后,倘若被再一次使用却有可能终结人类。而核战也有可能开始并不是核战,而是由其他局部冲突和常规战争激化而导致,甚至也不能排斥某些极端组织在极端情况下的突然获得和使用。“无所不用其极”,这往往是战争的客观逻辑,甚至也是一些人鼓吹的主观逻辑。也许正是因为我们仍然处在核武器的浓重阴影之下,所以,我们才不得不说:“什么都可以有,但不要有战争。”而今天在人们观念上一个容易导致战争的危险可能恰恰是对战争的无知,包括对核战的无知。今天世界上的许多地区、包括中国的人们已经享受了一段较长时间的和平,世界也有多年没有再目睹蘑菇烟云,但如果有一种久安忘危的无知滋长,有时恰会带来轻率和盲动。所以,消解冲突“病灶”和缓和紧张局势,又不仅是大国之事,也不仅是国家之事,也是每一个有理性的个人和群体所应当努力之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