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短诗《还会再来吗?那春天》等7首  

2005-02-09 10:47:09|  分类: 短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会再来吗?那春天
 
还会再来吗,
那春天?
为什么我会有
这么深重的预感?
好象那花儿
特别香,
好象那叶子,
特别绿,
好象那雨丝儿,
特别清新,
还会再来吗
那春天?
好象她
对我笑
好象她
转过头
好象她
穿着一件淡绿淡绿的衣裳。
还会再来吗
那春天?
我想跳一次
伦巴午
请放一支歌
我想闻一次
花的香
请引我去
小蜜蜂。
还会再来吗
那春天?
请给我一个
肯定的回答
我就可以度过这
漫长的冬天。
 
 

海的女儿
 
我知道
在异国的海中
在望得见人的地方
有一尊你美丽的塑像。
海的女儿
你努力想成为人
因为你的爱
因为你对不死灵魂的执着
你的命运
使童年的我,
感到了悲哀的美丽,
又使成年的我,
感到了美丽的悲哀。
但是
如果人也只是象一片绿过的叶子
会悄悄地漂落呢?
海的女儿
你和我们一般大
你是一个公主
是大人给我们写的童话里
幸福的化身
而又正是你
使一切对幸福的角逐
都失去意义。
我们用什么
来对抗死亡
对抗毁灭呢?
尽管它这样的
丰富
复杂
深刻
和痛苦?我们不敢想像
这毁灭
可是也许依旧
要毁灭
象在遥远的冥王星
对太阳投去的一瞥
别了!
我不想用
人的生命
去换取海中的三百年
可是
告诉我
海的女儿
怎样在阳光接触海面的时候更生?
 

为什么我闷闷不乐?
 
为什么我闷闷不乐?
是因为阳光照不到的黑地里
有一枝白色的花朵?
是因为
我去访客
却发现客来访我?
是因为
窗外又下了一阵雨?
是因为
碰到一个不爽快的人?
或者因为
难耐的客套
隐藏着隔谟?
是因为
我迎面碰见一个人
没跟他打招呼
是因为
我送别的人
还没有到目的地
我就希望她归来?
为什么我闷闷不乐?
是因为一枚图钉没按对地方
是因为按平的书页
老是卷角?
是因为我拿着笔
却写不下去
是因为
收音机里
敲了一下小锣?
为什么我闷闷不乐?
 
 
一些洁白的纸
 
一些洁白的纸
是我遇到过的
最大诱惑。
不知道是谁放到那儿的
我会坐到桌子跟前
我会忍不住在上面写字
那怕这将是我的死刑判决书。
一些洁白的纸
一些没有涂污的纸
一些可以在上面乱画的纸。
一些洁白的纸
最简单而又最有魅力
最无意义而又最不可思议。
在经历了无数的黄昏和黑夜
在涉过了无数的涨潮和落潮
清早起来,我看见一些白纸。

一代
 
我习惯跟着别人思考
后来才弄清了除了躯干,我也有大脑,
于是发狂似地跑到阳光地里去
见到一片叶子也感到惊奇,
但不久又感到了大脑的沉重
既然原来可以轻松地浮在水中,
现在又急着找一个岛或一块木板
找不着就往脚上拴一块大大的石头。

一击
 
默默地盘旋
盘旋……
象在踌躇
象在犹疑
也许就这样一辈子盘旋下去。
可是一刹那间
突然下降
闪电般的一击
把一阵惊呼
抛在下面。
就这样
可能在不同的地方
可能对不同的目标
但一定
每一次
都把一阵惊呼抛在下面。
 
我的仙人掌
 
多刺、多汁的植物
有时我一次
浇大半缸子水
有时三个月不浇
记起来
我放它到窗台上
然后好多天不管
过了一些老鼠吱吱叫的夜晚
我来收拾东西
又看到你。
绿色还是绿色
但不再饱满。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