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短诗:《路灯熄灭了》等5首  

2005-02-15 16:08:40|  分类: 短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灯熄灭了
 

路灯熄灭了
眼前一暗
远处却是一亮

路灯遮去的一切
出现了∶
小桥
提鸟笼的老头儿
边跑边说话的小孩儿
还有早晨的风和鸟

我忘了
回来才记起
颤颤悠悠地
有一些叶子落在水面上了

路灯熄灭了。

没有颤抖
没有寒噤
只有许多开始发热的身体
和在马路上弹性地起落的脚。

天亮了
路灯熄灭了。
 
 


读Augustinus


我要弹一支曲子
一支神圣的曲子。

它是从生命那里流出来的?
它是从青春那里流出来的?
从如花的年龄
从闪光的剑
从算盘
从碾子
从小孩手上弹着的珠子
从糊篱笆的粘满泥巴的手
从琴键、流水、钟
从演说家的手指和喉咙,
从毛竹、笔尖、石板桥、镰、滑雪板、海风
那儿流出来的?

一支神圣的曲子
一支使人想起崇高的曲子
好象我的灵魂
跳出了腔子
突然看我一眼
我停住了脚步。

只是
那么一刹那
好象∶
一切创伤都得到了抚慰
一切名利都成为粪土
一切野心都成为泡沫
还有一切的笑和一切的哭
一切烦恼都不再存在
一切的希望都成为无
好象只有一种莫名的惊畏
充溢在天地宇宙之间
一切的白昼只成为一个梦。
只是那么一刹那
我只来得及写好信封

最后发走的
却是一张白纸
 
 


等待

在一株倒去的老树旁
什么时候
才长起嫩绿的新苗呢?

它是被雷火斫断的
它是被蛀虫蛀空的,
或者
蛀空了又斫断的
或者
斫断了又被蛀的

是它赶不过别的树
被挤倒的
是因为别的树
时时刻刻都在拼命挣抢——
阳光、水分、养料
而它却有时候
停下来思考?

苦于旧的已经完全崩溃
新的却迟迟不来的

常常会走到这里来。

一根棍子
拿在我的手里
不是用来打路边的小草的
不是用来捅树上的鸟窝的
在坐了很久很久以后
我用它
撑着身子站起来。

我在等待
在宇宙
也许只不过是两次呼吸之间
在人
也许就要经历很多很多世代,
也许在我死去的时候,
它依然不来。
 


我喜欢有间房子 
 

我喜欢有间房子
喜欢四面有墙,
喜欢有个躲雨的地方
虽然有时落雨
我也跑出去

我喜欢有间房子
喜欢四面有墙
不愿意
什么人
什么时候都看见我

我愿意打开门
进来朋友
打开窗户
进来风
但不愿意无遮无拦。

有了房子
就可以沉思
就可以在晚上
松松紧张的弦。

有了房子
在我童年的白纸上
就不会任人涂划

在我年老的时候
就不会有人看见
我对着天花板做鬼脸。
 
 


读《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我好象走过
那广场、那神庙,
好象刚刚埋葬了
一位战死的亲人
我走回来
伯利克里
城外是斯巴达人。

柱子
第一个印象是柱子。
然后是掷铁饼者
伯利克里
你飘扬的胡须
象海潮。
雅典离海很近。

遥远的文明
好象只是为那么一些人而生。
太阳、裸体
还有后来的哲学家
扁鼻子的苏格拉底
在雪地里突然站住不走
好久好久
直到旁观的人也都散去。

伯利克里
伯利克里
你的胡须都化成石头了

骄傲的生
勇敢的死。

你说∶
“你们可以散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