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阿隆、萨特、加缪三人谈  

2005-12-21 16:14:00|  分类: 时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主要是一些个人的思绪和阅读印象,先合观三人,然后分别讨论几个问题。

我最早是因自由问题而研究萨特,前两年因为关注国际政治和战争问题而思考阿隆,最近又因死刑问题重读了加缪。

之所以将加缪加到1905年出生的阿隆和萨特中来,不仅因为他也属于广义的“1905一代人”,更因为他是这一代人不可缺少的一个维度。这就是道德的维度。

加缪来得最晚,走得最早;阿隆来得最早,走得最晚;萨特在中间。

萨特否定道德原则规范;阿隆谨慎地区分政治与道德;在加缪那里则有明确的道德原则和动人的道德感。

如果说萨特更多地表现了一种外露和戏剧性的激情;阿隆则更多地表现了审慎和内敛的理性;而在加缪那里,我们则可以更多地感受到一颗纯正的心灵、那首先是一颗恻隐之心。

萨特以其才华横溢使人赞叹和被吸引;阿隆以其清明理性使人最终信服;而加缪则径直使人爱他。

萨特和加缪都兼哲学与文学,阿隆不碰文学,但进入了社会科学。

萨特一直是处在漩涡的中心。他和加缪争吵和反目,和阿隆更是“三十年的对手”。

然而,加缪去世,萨特写了一篇感人的悼文;萨特晚年遭到粗暴的批评,阿隆奋起为之辩护。

萨特家庭富有、阿隆家境也不错、而加缪是真正在贫困中长大的。萨特和加缪都是一岁多就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萨特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有一个长期的伴侣和情人;加缪结婚、离婚、再结婚,有两个孩子,阿隆和妻子互相“从一而终”,晚年他更感家人是他最大的慰藉。

加缪已可说是早慧和多产,萨特更高产,而阿隆比萨特其实还高产。

阿隆和加缪没有访问过苏联,萨特50年代访问过苏联,他回国后写的文章题为“在苏联,有绝对的批评自由”。

萨特是幸运的,他的才华得到了最好的展现,他几乎一生都处在聚光灯下,而当左翼知识分子刚进入“孤儿时代”,他也溘然长逝;阿隆是有些不幸而又幸运的,他一直相当孤立和饱受攻击,他最应该活到八十年代末却没有活到,但到他接近垂暮之年的时候,风已开始往他那个方向吹;加缪最不幸,他47岁突遇车祸而去,但这也可能是最幸运:上帝怜爱他,提前把他接走了,以免他遭受更多的心灵痛苦和焦灼。他不像阿隆那样随和而又坚韧。

萨特最喜欢的词大概就是“词语”,阿隆最喜欢的词大概会是知识、理性,而加缪在他大概四十岁的时候列出他最心爱的词是:世界、痛苦、大地、母亲、荣誉、苦难、夏日、大海。

他们各自区别,但他们归根结底又是一类人:是和大众有别的一类人,也是和政治精英有别的一类人。他们的力量主要是来自他们创造的观念和形象。

在这一类人内部,是天生要争吵的。但他们还是属于同一个家族,甚至都是属于这一个家族中更小的家族——“公共知识分子”的家族。而这一个小家族今天正处在有可能消失的过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