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怀宏的博客

世纪中的反省

 
 
 

日志

 
 
关于我

何怀宏,1954年12月11日出生于江西省清江县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1989--1995∶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1993--1994: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1995--1998: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1998.5--: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短诗:《请原谅》等7首  

2005-02-10 15:55:25|  分类: 短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请原谅
 
你见过
毛茸茸的小鹅吗
可惜
我正在换毛
因此谁也不喜欢我。
你见过
绿生生的白杨吗
可惜
我正在落叶
因此谁也不喜欢我。
可是请原谅我这
正在变得粗嗄起来的声音吧
原谅我的坏脾气
原谅我对自己的清理
以便再来一次尝试。
我宁愿你不喜欢我
我却还是要长成个。
 

那没入暮色中的雨丝
 
那没入暮色中的雨丝,
渐渐地看不见了。
“匡啷匡啷”的电车
满车的人
转弯的时候
突然会看到顶上冒出的火花。
将夜的天空是蓝色的,
车驰过白塔。
那没入暮色中的雨丝
渐渐地看不见了,
在我的心上
却好久好久不干。

 
为什么你们不说出那一句话?
 
一个人死了
她周围洒下了许多泪水
人们说
这是一个好姑娘
记起她好处的人
眼睛潮湿了
她的父母因痛苦而失声。
可是
当她活着的时候
当一个微笑就可以救她的时候
当一滴眼泪就可以救她的时候
当一句话就可以救她的时候
为什么——
不发出那一个微笑?
不滚下那一滴热泪?
不说出那一句生死攸关的话?!
 
 

落   
 
我害怕它——
落日
我怕这一轮血红。
我赶快合上本子
里面
可千万不要夹进了暮色。
在这个时候
我想看到,
一个穿着鲜亮衣服的人
向着太阳下沉的地平线走去。
 

远方
 
一个遥远的民族
一个生活在热带的民族
脚上响着脚铃
眉心点着胭脂。
一点遥远的声音,
使我想到
我们过的是不同的日子。
世界上有多少个民族
就有多少种风俗
世界上有多少个窗口,
就有多少种生活。
如果生活都象钟表
在我看来
那节奏太慢,也太平板。
如果生活都象马蹄
在我看来
那节奏太快
也太狂乱。
什么都要有一点儿。
我为自己的生活自豪,
但是啊
现在
我想听到一支异国的歌。
想问一声
你们是怎样生活的呢?
 


 

是曾经繁茂的园子里
而今冷落中
偷结的果子。

是火车驰过巡道人的小屋
“轰隆”声远去后
留下的孤寂。
 
 
我宁愿是只足球
 
我宁愿
是只足球
在草地上
被踢来踢去
赢了
把我扔在一旁
输了
也不用自我检讨。
我宁愿
是只足球
可以跳
可以蹦
可以突然地
滚入网中。
我宁愿是只足球
在这些激动不安
使人烦燥的日子里
我宁愿是只足球。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